民间故事: 少妇救下乞丐, 乞丐却对她说: 别涂你丈夫送的胭脂

那件诡异的事,要从小妍做的一个可怕而又恐怖的梦说起。

那晚她梦见来到一间地穴,地穴中央摆放着一口大坛子,坛下正用胭脂盒接着从坛中滴落的油,仔细闻闻,竟与她每天涂得胭脂味一样。小妍鼓起勇气朝坛子看去,坛子里只有一具高度腐烂的尸身……

明朝时期,饶平有个叫小妍的少女,她父母早亡,靠吃百家饭长大。后来,她不想再给旁人添麻烦,遂到绣坊找了份差事。

很快,小妍对一位常买布的宋公子芳心暗许,并找机会表白。哪知,宋公子直接拒绝了她,只因嫌弃她长得黑。其实论相貌,小妍称得上美女,身材也不错,唯独有个无法逃避的缺点,她的皮肤很黑。

自从被宋公子拒绝,绣坊绣坊砸开了锅,许多同龄女子都嘲笑小妍自不量力,明明黑成锅底,还指望得到公子青睐,纯属痴人说梦。为此,她变得十分自卑。

一天傍晚,小妍做工回家时,又被人奚落一番,她哭跑到河边,心想死了一了百了。可就在欲跳河轻生时,一位衣着华贵,相貌堂堂的公子拉住她。

公子道:“姑娘,别想不开呀。”小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头扎进他怀里“哇”的哭起来。哭罢多时,才脸红着问他是谁?公子自称白云飞,出身名门望族,他偶然从街边看见小妍,便一直默默注意她到现在。

小妍脸更红了,害羞道:“难道你不嫌我长得黑么?”白云飞笑道:“当然不了。”说罢,紧紧握住她的手。此后,白云飞每天准时守在绣坊门口,接小妍回家。一来二去,俩人感情逐渐升温,决定结为夫妻。

白云飞乃富家子弟,隔三岔五要参加富人聚会,小妍作为妻子,自然陪着一起去。不过去几次后,小妍的自卑感再次填满心中。聚会上非富即贵,尤其女子,各个打扮得花枝招展,光彩夺目。皮肤黝黑的小妍,宛如一直丑鸭子。她怕丢脸,甚至不敢站丈夫旁边。

一次聚会回来,小妍放声痛哭,说再不想参加了。一旁白云飞道:“我倒有个主意能让你变白。”说罢,拿出个胭脂盒。白云飞表示,这乃一种特殊胭脂,是最近他托朋友从西域带回的,能让人变白。

小妍打开一看,胭脂呈黄白色,味道十分刺鼻。她沾了一点抹手上,顿时感到一阵酥麻。神奇的是,次日涂胭脂的地方,和别的地方相比,的确白不少,小妍便放心的在脸上涂抹。俗话说“一白遮百丑”,小妍有胭脂帮助,很快便成为聚会最耀眼的存在。

可好景不长,没多久小妍就开始做噩梦,梦中,她来到一间地穴。地穴中央摆着个坛子,坛底有一道缺口,油状物顺缺口滴出,正好有胭脂盒接油。

见坛口没封,小妍鼓足勇气望去,却看见她此生难忘的一幕,有一张高度腐败的脸正对坛口,两只只有眼白的眼滴溜乱转。随后,头缓缓从坛内伸出,牵动满是蛆虫的嘴角,冲小妍诡异的笑笑。

“啊!”小妍被噩梦吓醒,浑身不住哆嗦,再看旁边,白云飞不知去了哪里。

不一会白云飞回屋,见妻子坐起来,惊讶道:“你怎么醒了?”似乎还沉浸噩梦中,小妍只说做了噩梦,便躺下继续睡。却不知,白云飞将一盒新胭脂装进了旧盒中。

由于做噩梦,次日晌午小妍仍在睡着,直到被一阵吵闹声惊醒。她出门一看,下人正撵个乞丐离开。小妍喝道:“住手。”乞丐趁机凑过来道:“夫人,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,您行行好。”小妍动了恻隐之心,吩咐下人备饭。

见下人走远,乞丐忽然走到小妍身边使劲闻,她感觉浑身不适,遂道:“你这乞丐,我好心帮你,你竟如此无理?”乞丐面色一变,问她最近可否涂了什么?小妍得意地抚了下脸,表示正在涂胭脂。乞丐道:“夫人别再涂了,再涂必死啊。”

未等小妍说话,乞丐拿出小瓷瓶叫她闻闻,哪知,竟和胭脂味道一样,遂问是什么?乞丐道:“这是用死尸炼的油。”小妍忽然想起晚间的梦,不禁倒吸口冷气。

这时,下人端着饭过来,乞丐对小妍耳旁说了几句话便匆匆离开。小妍点点头,旋即故作生气道:“好个臭乞丐,这饭喂狗也不喂你。”

回屋后,小妍打开胭脂盒,发现胭脂不减反增,她微眯起双眼,将胭脂抠出来倒掉。

当晚,小妍拿着空盒对丈夫道:“还有胭脂么?用光了。”白云飞皱眉道:“不对啊,我前一晚才……额,为何用这么快呢?”小妍表示,自己想让浑身都变白,遂涂满了全身。白云飞道:“好,我早晨就去找朋友拿。”

等到半夜,白云飞朝屋外走去,小妍睁开眼睛尾随其后。二人来到后院假山,白云飞闪身进去,小妍本欲跟进去看看,殊不知被一块石头重重砸在脑袋上……

小妍醒来时,发现自己被绑在地穴中,就跟梦中场景一样,穴中间也放口坛子。白云飞坐在一旁,脸上全无往日的和善。

白云飞冷冷道:“果然被你发现了。”小妍道:“难道我涂的真是尸油?”白云飞点点头,指着坛子道:“不仅如此,还是我最爱之人身上的油。”

原来,坛内装的是白云飞青梅竹马念佳,二人从小定下婚约,可惜念佳家逐渐没落,白家便想毁婚。为此,白云飞的父亲派人威胁念佳,哪知失手把她杀了。

得知此事,白云飞悲痛欲绝,打算找方法复活她。一个偶然,他得知只要将念佳的尸油,全部涂抹在另一人脸上,她便会重生,前提需要俩人长得很像,于是乎他找到小妍。白云飞还将尸油中掺进能使人变白的东西,即便小妍没烦恼,也会把胭脂当礼物送给她。

解释完,白云飞端起碗尸油,坏笑道:“你若把这些全部喝掉,她便能复活了。”

可就在这时,坛中的念佳忽然站起来,拖着高度腐烂的身体一步步朝白云飞走去。她讥笑一声,蹦到他身上。念佳的尸体仿佛像热水一般灼烧着白云飞,没一会他便活活化成滩脓水。念佳抬起头,又缓缓朝小妍走来。

小妍带着哭腔喊道:“乞丐你在哪里,救命啊。”话音刚落,乞丐突然冲进来,甩出张符咒将念佳定在原地,紧接着念了段咒语,她便痛苦哀嚎起来,化成一道灵魂。

念佳意识恢复,感激道:“谢谢你们,眼下我大仇得报,是时候离开了。”小妍听得一头雾水,问道:“莫非你二人是仇人?”念佳点点头,讲述起经过。

原来,二人是恋人不假,但提出悔婚的却是白云飞,见念佳不同意,竟失手掐死了她。随后,念佳阴魂不散,日日缠着白云飞。为摆脱困扰,他找高人暂时将念佳封印坛中,并利用尸油法,想将其灵魂束缚在小妍体内,而无法报复他。哪知,念佳怨气达到极点,最终冲破坛子封印杀了他。

事后,念佳到地府投胎去了。小妍也连夜离开白家。她问乞丐究竟是谁?乞丐表示自己是个落魄的道士,那日经过白家,见怨气冲天,这才借乞讨为由进门看看。

小妍恍然大悟道:“怪不得,您让我注意那盒胭脂,果然有猫腻,往后我愿意在您身边侍奉。”此后,二人离开饶平,再没人见过。

posted @ 22-06-14 01:31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彩神平台,彩神官网,彩神网址,彩神下载,彩神app,彩神开户,彩神投注,彩神购彩,彩神注册,彩神登录,彩神邀请码,彩神技巧,彩神手机版,彩神靠谱吗,彩神走势图,彩神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神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